一只喑小

\雷狮/\雷狮/\雷狮/

置换

【高亮】卡卡背叛!#不管有没有反正打个欧欧西就对了#
雷狮海盗团赢了,雷狮却败了,败得一塌糊涂,败于一个叛徒——卡米尔。雷狮从来都知道帕洛斯是海盗团的不安分因素,可雷狮想一辈子都不会想到最后背叛他的人,居然是卡米尔。
居然是卡米尔。
居然……是那个从小跟在他身边叫他大哥的人,居然是那个从来都把他放在第一位的,弟弟……
最终的战斗过后,海盗团赢了其他参赛者,大赛只剩下了他们四人,但海盗团的四个人都没有放松一丝警惕,因为最后的赢家只有一个,现在海盗团中的每个人都是对手。
刚经历过一场苦战,雷狮的身体很疲惫,他需要尽可能的补充体力,用来应对佩利或帕洛斯的突袭。雷狮在巨石堆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和卡米尔一起钻了进去,这个地方视线很好,位于高处可以轻易看到地面的状况,旁边突出的巨石又为他们提供了遮挡,风水宝地。
雷狮蹲在石头后面探出半个头观察四周的情况,一边思考剩下的种种可能性以及应对方法。最坏的可能是佩利和帕洛斯联手,这样会很麻烦;还有一种可能是佩利和帕洛斯先打了起来,不管剩下哪一个,二对一赢的可能性总归更大些;最好的就是他们两个都死了,这样就剩下自己和卡米尔,然后把丹尼尔叫出来谈判吧……
“大哥。”沉默了许久的卡米尔突然开口。
“什么事?”雷狮没有回头看他,继续观察着周围的状况,现在的局面,周围的一举一动都不能放过。
“如果最后只剩下我和大哥,大哥会杀了我赢得比赛吗?”卡米尔的声音很轻,轻得雷狮快要听不见了。
雷狮嘴角上挑,一个充满自信与高傲的笑容:“你不会死的,我们都会活着,最大的胜利将会是我雷狮的!”
卡米尔没再说话,过了一会儿,雷狮又听见了卡米尔的声音:“大哥,你会回雷王星吗?”
“不会。”雷狮没想到卡米尔会问他这种白痴的的问题,“做皇子我已经烦了,他们那种勾心斗角我懒得对付。”
“大哥不想当雷王星的国王吗?”
“我的确想当国王,但是我宁可一辈子做个海盗也不会回雷王星。”雷狮被卡米尔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得有些烦躁,皱着眉回过头看他“你今天怎么了,这么多问题?”
卡米尔不说话了,把围巾拉高遮住了嘴巴,雷狮看他闭嘴了就回头接着观察周围的动静。
“大哥……不用看了,他们不会来的。”卡米尔拉低帽子,稍稍拉下围巾方便自己说话。
“为什么?”雷狮总觉得卡米尔今天怪怪的。
“因为——”
【大赛提示:佩利确认回收】
雷狮的面前突然弹出这条消息,他一脸不解地看向卡米尔,卡米尔低着头坐在阴暗处,不知怎么,雷狮全身开始冒冷汗,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卡米尔顿了顿,继续说:“大哥还记得前几天的一起吃的烧烤吗,我在里面下了药。”
雷狮不敢置信地看着卡米尔,从来没想过卡米尔会做这种事,对他们海盗团的人。
雷狮的脑子一团乱,一股恶心感突然涌上喉咙,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旋转,身体使不上力气,他努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,终只是徒劳。
“卡米尔。”意识被黑暗吞没,雷狮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叫了卡米尔。
卡米尔跪在雷狮身边,看冰冷的匕首缓缓没入雷狮的身体,他握住刀柄的手微微颤抖着,眼泪划过脸颊流下两道泪痕。
【大赛提示:雷狮确认回收】
“大哥!”突然跳出的大赛提示让卡米尔回了神,卡米尔意识到雷狮死了,死在了他手上,他杀了大哥。雷狮的身体渐渐消失,卡米尔惊慌地抱住雷狮,他抱得很紧,以为这样就可以留住雷狮,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,雷狮最终还是被回收了,没有留下任何东西,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,只有卡米尔衣服上的血,是雷狮的。
……
“大哥,对不起。”
杀死了晕过去的帕洛斯,卡米尔神情漠然,昔日湛蓝清澈的蓝色眼睛已经没有了,只剩下死水一般的沉寂。
“恭喜你赢得了大赛,卡米尔。”丹尼尔从天上缓缓飞下,脸上依旧挂着职业式的笑容。
卡米尔摘下帽子,黑色的头发被风扬起,“让雷狮成为雷王星的国王,这就是我的愿望。”
“可以。”
后来,雷狮回到雷王星继承了皇位,在雷王星万千民众的注视下进行了皇位交接仪式,所有人都高声呼喊着雷狮的名字,跟在雷狮身侧的是新来的辅佐官,就像以前那样,没有人知道卡米尔。
“陛下,请问您衣橱里的这顶帽子还要留着吗?”侍女长小心地拿着那顶破旧的绿色帽子,上面白色的羽毛已经失了原本的颜色,变成了脏兮兮的黑灰色。
雷狮停下了手中处理着公文的笔,沉默了一会淡淡地开了口:“留着吧。”
得到了命令侍女长恭敬地退下,轻轻关上房门。站在雷狮旁边的辅佐官见他们的新国王没再继续处理公文,而是望着大门出神,他在犹豫纠结要不要提醒一下这位海盗从良的国王应该继续工作。海盗都是凶残的,万一他提醒了,新国王一言不合就把他拖出去砍头怎么办……
当辅佐官还在纠结时雷狮已经自己回神了,笔尖在纸上优雅快速地滑动,雷狮微笑着说:“告诉你个秘密,我叫卡米尔。”
“嗯?”辅佐官眨了眨眼,一脸茫然,卡米尔……是谁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