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喑小

\雷狮/\雷狮/\雷狮/

祖玛才不打电话

雷祖#飞到天上的欧欧西#
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,窗外的天空阴沉,淅淅沥沥下着雨。外面站着许多家长,打着雨伞迎接自己的孩子,孩子与父母说着今天自己的良好表现,被老师赞扬的欣喜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。明明是很嘈杂的声音,却一点不令人讨厌。
蒙特祖玛现在教室门口扫了一眼人群,意外地没有看见那个绑着高高的红色马尾的青年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今天他说会迟一些,祖玛想,与其这样坐着发呆还是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吧,一刻都不能松懈。
祖玛乖乖地坐下,拿出一本书开始翻阅。但不知为何,今天根本沉不下心来看书,指尖摩挲着略微有些粗糙的书边,即便是认认真真地把字一个一个地看了下来,脑袋却还是一片空白,刚刚书上的内容没记住半分。
干脆不看了,抬头环顾四周,猛然发现教室里居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,窗外的声音不知何时也停止了。天越来越暗,路上的街灯微微亮着。
一个小裁判球匆匆忙忙地跑进教室,因为雨天地滑,在教室门口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,滚着在祖玛脚边停下。
“祖祖祖玛小朋友,马上要关校门了,丹尼尔大人问你,要不要去他那里给雷德打个电话(இωஇ )。”
……看来是等不到了,我自己回去吧。
“不用了。”蒙特祖玛将书本放入书包,拉上拉链背好,走出教室,伸出手感觉雨的疏密程度。暗暗庆幸雨还没有下得很大,跑回去还是可以的。
“诶!Σ(°Д°,祖玛小朋友你要自己回去吗?那那那,我去告诉丹尼尔大人,你等一等!”小裁判球慌忙地朝办公室跑去。
丹尼尔,唔……
蒙特祖玛没有在原地等待,在裁判球转弯的的时候就踏出了教学楼,凉凉的雨丝飘落在她身上,不一会衣服上就有了一层薄薄的水珠。
有点冷。
“祖玛祖玛!”远处一个人影叫着祖玛的名字朝这边跑过来,天黑黑的,看不大清那个人的模样,但祖玛看见那个人,有着高高的红色马尾。
还未来得及反应,那人就已经到了面前,举起手,一件厚厚的衣服立马将祖玛裹住。雷德把手撑在膝盖上,半蹲着大口喘气。红色的刘海因为淋了雨又是跑过来的,凌乱地贴在脸上,显得狼狈不堪,却还是笑着的。
“我来啦,祖玛!”

评论(2)

热度(17)